为给这名舞伴儿一个“交代” 山西千年古村落 特朗普或解除禁令

沈阳八旬老翁为女舞伴4次起诉七旬妻子要离婚   沈阳八旬老翁刘大爷在跳广场舞时结识了一名六旬女舞伴儿,随后刘大爷出轨,和这名舞伴儿租房同居。为给这名舞伴儿一个“交代”,刘大爷三番五次将结婚已40多年的老伴儿起诉到法院要求离婚。   刘大爷和周大娘早年经人介绍相识,1969年10月登记结婚。如今,儿子早已成家立业,老两口都有退休金,衣食无忧。闲来无事,老两口总喜欢到自家楼下小广场去跳跳舞,锻炼锻炼身体。   2013年8月,周大娘突然被共同生活了40多年的刘大爷起诉到了于洪区人民法院,说感情破裂了,性格不合,缺乏沟通和理解,要求和周大娘离婚。周大娘说什么也不同意。经法官工作,双方和好了,最终刘大爷撤诉了。   不料,事情刚过6个多月,刘大爷又来于洪区人民法院要求判决离婚,周大娘还是不同意,法院再次驳回了刘大爷的诉讼请求。   2015年2月,刘大爷再次起诉要求离婚。这一次,周大娘才弄清刘大爷闹离婚的原因,原来刘大爷在外面有人了。即使这样,周大娘还是不想离婚。在庭审中,刘大爷拒不承认出轨,一口咬定夫妻感情破裂了,一心就想离婚。法院审理过后,再次驳回了刘大爷的诉讼请求。   今年年初,刘大爷又一次以感情破裂起诉要求和周大娘离婚。主审法官赵萍多次沟通,刘大爷这才道出三番五次闹离婚的真相。原来,在跳广场舞时,刘大爷认识了一个比自己小20多岁的女子。对方单身一人,身高一米七,刘大爷身高一米八多。刘大爷说,从来就没遇到过和自己跳舞这么般配的人,所以动心了。   2013年,在周大娘到泰国旅游的时候,刘大爷和对方走到了一起。刘大爷拿钱帮着对方租了一处平房,搬到一起同居了。刘大爷说,对方是外地人,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全靠他每个月2000多元的退休金生活。   因为对方有糖尿病,刘大爷感觉到了一定压力,想和对方分手,遭到拒绝。不得已,刘大爷才想和老伴儿离婚,想给对方一个交代。经法官劝说后,刘大爷有所醒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但仍坚持让法官按驳回进行宣判,“这样也好给对方看看,不是我不离婚,而是法庭不判离,我也没有办法。”   于洪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刘大爷主张双方感情确已破裂的意见,法院不予采纳。综合考虑双方婚姻基础、婚后感情,身体情况以及应尽扶养义务等因素,应判决不准予双方离婚为宜。最终,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刘大爷的诉讼请求。   沈阳晚报、沈阳网主任记者 王立军相关的主题文章: Volkswagen Avondalearizona Dealerships Dreams Can Become True 奥迪为广告道歉 女子洗澡疑触电亡 …

个人信息的“裸奔”现象也因此被纳入到此次立法的视野之内 私人飞机迫降机场 失联女生盗窃被捕

[摘要]“十二五”期间年均增长率超过30%、2015年交易额超过20万亿元、市场规模跃居世界第一、就业人数达2690万人……这些数字是当前我国电子商务领域飞速发展的证明。 “十二五”期间年均增长率超过30%、2015年交易额超过20万亿元、市场规模跃居世界第一、就业人数达2690万人……这些数字是当前我国电子商务领域飞速发展的证明。如今,互联网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了7%,与此同时伴随互联网“野蛮生长”的许多问题也逐渐进入公众的视野。 近年来,许多全国人大代表提出议案和建议,希望加快电子商务立法。在前不久召开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上,电子商务法草案正式被提请审议。 此次电子商务法立法着手解决大量过去未处理过的难题:微商、网约车等新兴业态的法律地位如何界定,消费者碰到假货怎么在网上维权,平台上的卖家遭遇恶意差评如何应对……此次立法中的热点,与每个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网约车、微商算不算电子商务? 近年来,各种互联网新兴业态不断出现,其中哪些要纳入这部法律规范的范畴?这是电子商务法立法中受到较多关注的问题。 电子商务法调整对象和范围的确定,直接关系到促进发展、规范秩序、保障权益的立法目标能否实现,同时还要考虑我国电子商务实际、与国际接轨、与国内其他法律法规相衔接等因素。 草案将电子商务定义为“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进行商品交易或者服务交易的经营活动”。同时草案也明确,法律、行政法规对商品交易或者服务交易有特别规定的,适用其规定。涉及金融类产品和服务、利用信息网络播放音视频节目以及网络出版等内容方面的服务,不适用该法。 “对于什么叫电子商务,目前对于有形的商品交易的认识比较一致,分歧主要集中在无形的服务交易方面。”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表示,当下舆论关注度较高的网约车服务应当被纳入到电子商务的范围之内,同理的还有在线租房、在线旅游等网络服务。 在此次电子商务法草案的讨论中,许多人也提出:活跃在社交媒体上的微商是否属于电子商务?专家们普遍表示,微商的确利用网络进行了商品交易,因此判断的关键要落脚到如何理解草案中规定的“经营活动”。许多专家认为应该从连续性、反复性、持续性的角度对其加以衡量,从而排除个人偶尔利用朋友圈等社交媒体进行商品交易的行为。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阿拉木斯认为,当线下的经营活动搬到了线上时,以往熟悉的判断标准就难以完全套用到新兴的业态上,因此需要重新确立时间的标准与规模的标准进行判断。 开网店要不要工商登记和纳税? 电商需不需要做工商登记?需不需要纳税?这是此次立法中关涉到大量商家切身利益的问题,也因此受到极大关注。 此次草案规定,电子商务经营主体应当依法办理工商登记。但是,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以个人技能提供劳务、家庭手工业、农产品自产自销以及依照法律法规不需要进行工商登记的除外。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与此同时,草案也规定,电子商务经营主体应当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并有依照专门税收法律规定享受税收优惠的权利。 “起草过程中,对自然人工商登记问题有不同意见,经过反复沟通协调,各方面均认同工商登记是电子商务经营者的法定义务。” 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吕祖善在向常委会作草案说明时表示,同时考虑到我国国情和电子商务发展实际,为有利于促进就业,可以对部分符合条件的小规模经营者免予登记。 “对待线上与线下的经营活动应该公平、一致。”薛军认为,任何组织或个人当其行为符合经营行为的特点时,其身份也就自然转化成了经营者——这一点并不会因为其经营活动发生在线上或线下而有所区别。因此,要求电子商务经营主体办理工商登记并非是特别的管制措施,而仅仅是其作为经营者需要履行的基本义务。 个人信息怎么才能不再“裸奔”? 你在网上购物的时候,知不知道自己的个人信息正在被商家暗中收集?你是否经常因为莫名其妙收到的短信、接到的电话不堪其扰?近年由个人信息泄露导致的案件频发,个人信息的“裸奔”现象也因此被纳入到此次立法的视野之内。 草案规定了对电子商务数据信息的开发、利用和保护,鼓励数据信息交换共享,保障数据信息的依法有序流动和合理利用。同时草案也强调,电子商务经营主体收集用户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原则,事先向用户明示信息收集、处理和利用的规则,并征得用户的同意。电子商务经营主体不得以拒绝为用户提供服务为由强迫用户同意其收集、处理、利用个人信息。 …

日前 台湾宪兵被砍伤 盗窃顺走女婴扔下

  春节将至,想一家人团圆,又觉得做一桌饭菜太累,去饭店订“年夜饭”成了很多城市大家庭的选择。记者从安徽省食药监局了解到,今年全省餐饮单位共承办“年夜饭”35000桌,接待“年夜饭”就餐约34万人。为了保障食品安全,我省启动了年夜饭的备案与审核制度,目前正全面开展“年夜饭”食品安全监督检查。同时,还重点排查网络订餐第三方平台,并责令35家网络订餐平台整改。   1978家餐馆申办“年夜饭”   “年夜饭”成为目前最受关注度话题,很多家庭也将去饭店吃“年夜饭”作为首选,根据统计,为确保今年“年夜饭”食品安全,省食品药品监管局启动了申报备案和现场审核制度,餐饮单位如果要承办“年夜饭”,要提前向辖区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申报备案,食药监部门则现场核实,核查达标了才可承办。   1月9日至13日,省食药监部门派出督查组赴池州、铜陵、马鞍山三个市,对17家餐饮单位承办“年夜饭”情况进行现场监督检查,通过对安全管理、清洁卫生、采购储存、进货查验、餐具消毒、食品留样等核查,发现大多数符合要求,对有隐患的均下达整改通知书。   25家网络订餐平台有“猫腻”   网络订餐给消费者带来了极大便利,但背后也有“苍蝇小馆”“黑心后厨”。日前,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全省范围内组织开展了食品药品“网剑”1号行动,重点排查食品药品生产经营企业自设网站和网络订餐第三方平台。   据介绍,排查网络定餐商户3876个,实地检查“饿了么”、“百度外卖”、“美团外卖”、“百度糯米”等网络定餐第三方平台63家,发现“饿了么”等25家网络定餐第三方平台存在未履行审查许可责任、未按要求公示许可信息、伪造食品经营许可信息等问题;56家网络定餐商户存在着外卖送货员健康证过期、配料表含有违禁成分、许可证登记地址与实际经营地址不符、超范围经营、多家商户共用一个食品经营许可证或未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从事经营等问题。   (责任编辑 亚维) 相关的主题文章: 当晚独自驾驶着一辆改装的天然气轿车 薛之谦怒摔话筒 东南亚偷渡客潜伏深圳河中6小时 全身淤泥(图) 女儿月薪近万啃老 舒淇抱娃自侃搬货 Vietnam Posts –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