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每一种方法都需要相关的策略 娜扎公开怼网友 航班上充电宝自燃

在一家年轻的风投公司中,我学到12件重要事   编者按:本文作者BernardMoon是韩国SparkLabs全球投资的创始人,同时也是首尔SparkLabs创业公司孵化器的联合创始人。   2年前,我们创建了SparkLabs全球投资公司,作为年轻的种子轮投资公司,我们面临很多不确定的风险。我们6个合伙人之间能成功吗?企业家对我们的愿景和团队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投资人对我们作为全球种子轮基金的主题有什么反应?   2年之后,我们在5个大洲内投资了54家公司,并获得了很多支持,也有了很多杰出的企业家。我们从企业家、业内资深人士身上也学习到了很多东西。目前我们组成了一个讨论团队,写下我们一路走来学到的经验,并精简到12个条目,让我们会铭记于心。   1、团队决策。我们很难追踪决策过程(6个创始人必须全部统一投资)的成功率和单个合伙人的成功率,但是我们相信我们的决策过程让我们做出了最好的决策。这几年来,我指导了很多生存模拟训练,用这种方法检验在艰苦、威胁到生命的环境(如死亡谷和南极洲)下,团队做决策和个人做决策的不同。在我的印象中,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个人决策比团队决策好的情况。不管是有些人没有主见还是团队中有一个薄弱的环节,在使团队生存下来方面,团队比个人做得好。我相信这种方式在我们投资创业公司时也是相通的,我可以很自信地告诉大家,我们的其他5个合伙人让我变得更加聪明了。   2、无论哪个地方都有杰出的企业家。我们说过杰出的创新和创新者出现在全世界各个角落,而不仅仅只出现在硅谷。我们近两年的经验证明了这一点。我们看到很多优秀的企业从世界各地冉冉升起。   3、有真正的勇气。不管你把它称作“勇气”还是“精力旺盛”,但是它对创业公司的成功起着重要的作用。成功的企业家知道如何把这种“精力旺盛”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不越线,他们收放自如。   4、速度要快。速度是决定创业公司在种子轮阶段能否生存下去的关键指标。创始人可以用多快的速度完成他们的融资?找到并雇佣合适的人才?快速地让合适的VP在路演中介绍他们的产品?   5、诚信。这一点并不好讲,从一开始就应该诚信。不要对你的投资人说谎,不要对你的公司同事说谎,不要对你的员工说谎,不要对自己说谎。   6、时间与金钱。维持创业公司不断走下去的是资金和时间,你需要在一定时期内融到一定金额的资金。其他的因素都是可以取代的。我们在过去两年里看到创始人犯得一个共同的错误是他们停留在一定的估值上,进行延期,或者没有关闭他们的融资入口,结果威胁到公司的生存。另一方面,我们发现CEO并不密切关注公司的烧钱率和资金情况,这就导致公司应该在他们更严格的控制下运营。这种状况让公司陷入不必要的麻烦。   7、不要对估值持乐观态度。如果你对融资估值持乐观态度,那么最后可能伤到自己。我们团队在我们的投资组合公司和其他创业公司中见过很多这样的事情,公司低估了他们的资金需求,钱花完了,但是无法从他们现有的投资人那里再拿到补充资金。为什么?因为第一波投资人不想拿那么多钱,比如说1200万美元,第二波投资人发现他们的利益没有第一轮的投资人多,但是两者的付出都是相同的。或者一家创业给公司在需求补充融资,但是在估值上达不成一致。当然,创始人相信估值是合理的,但是投资人不这么认为,所以没有人投资,这时候再回去以一个较低的估值面见投资人就太晚了。如果你需要进行补充轮融资,保持在相同的估值或者提高一点点,因为这时候融资速度是很关键的,而不是你自己的所有权比重。   8、高烧钱率和低烧钱率,哪个好?两种方法都起作用,但是每一种方法都需要相关的策略。如果你从事的是移动App或者是游戏,那么你的烧钱率应该低一些。因为你不知道哪种想法会成功,所以你应该先存活下来,等一切都明朗之后再做决定。如果你从事的是硬件相关的业务,你需要筹集大量的资金,这样你才不会一直为钱所困。如果你从事的是电子商务和金融科技领域,并且想占领市场,那么你一定要筹集大量的资金,越快越好。因此你需要了解自己所从事的领域,然后做出对应的决策。当然,不管你从事哪个行业,将钱花在私人飞机或者度假旅行上会加快公司失败的脚步。   9、一直融资。不管我们是为了创业公司融资,还是我们自己发起新一轮的融资,看起来我们有一半的时间都用在融资上。如果你是一名企业家或者一个刚入行的VC,你无法避免一些问题,你必须去面对它。我在快接近30岁的时候,融资一直是我的第二职业。   10、除了中国和美国之外,电子商务在其他国家也有潜力。我们之所以这么说有以下原因:行之有效的商业模式、可以轻松追踪KPI、直接的收入增长和依旧有很多打破传统零售业的机会。   11、2016年关注的行业包括:金融科技、网络安全、黑科技、企业服务。我们团队打趣说:“我们寻找一切线上的合法公司。”我们还会加大寻找金融科技和网络安全方面的公司的力度,并同时更加关注企业服务和黑科技。我们相信在更多的市场(如亚洲和西欧)中会有更多打破商业银行部门的做法。行业垂直市场和平台的网络安全所受到的重视程度会不断增加。   我们的团队发现越来越多的学术研究人员开始将他们的黑科技研究商业化。然而大部分科技很难做出产品或者为此创建公司,我们相信其中也会有一些黑马突出重围,成为改变世界的公司。   12、做硬件真的很难。到目前为止,我们投资了6家硬件公司,我们在首尔的创业公司孵化器里也有7家。我们比较看好物联网和硬件,我们还会不断在这些领域进行投资,但是我们认识到做出一款实体产品远比我们想象的难。一个轻微的设计或者制造错误都会让你的花费翻倍,让你后退三个月的时间,或者导致直接公司关闭。   如果是一款消费产品,我们会看重“物联网三体”(产品、订阅和数据)。如果是工业类的互联网,收益和潜在收益都是很清晰的。即便你收集十亿个数据点说明最终会有人买,我们的团队也不会为之所动。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我们会从投资组合公司中获得更多的见解,我会拿来和大家分享,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本文编译自:venturebeat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