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涵 救女友深入传销点

能源敞口成最大风险 欧美银行遭遇“尖峰时刻”-搜狐财经 本报记者 张涵 北京报道  在动荡的2015年后,全球银行业在2016年将继续迎来困难的一年。  今年以来,全球银行业出现了大范围动荡。标普500指数的银行股板块今年来累计下跌18%,远远跑输指数整体的9%跌幅;追踪美国24家银行表现的费城KBW银行指数同期跌近19%。至于业绩更差的欧洲银行业,苏格兰皇家银行、法兴等自去年高位跌近40%,但仍不及近期因财政问题传闻处于风口浪尖的德银重挫53%。  从欧洲到美国,全球大型银行纷纷面临着类似的问题:能源行业的敞口显著、外汇交易和大宗商品交易巨亏、不断加强的金融监管进一步降低盈利的可能――可以说,银行业正是近十几个月以来全球金融动荡的写照。事实上,多家欧美大行股价已自去年高位重挫3成以上。  外界担忧,在没有救助的情况下,全球银行业仍然不够强大到经受住另一场全球金融风险的袭来。但摩根大通基金全球策略师认为,金融危机不会发生,因为美国与欧洲的银行资本都非常好,“根本不需担心”。  银行股暴跌:受央行、油价打击  今年暴跌起于2月的欧洲德银危机。瑞士信贷股价大幅下挫11%,创下24年来新低。德意志银行股价下滑至2009年的水平,桑坦德银行(Santander),西班牙对外银行(BBVA)以及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UniCredit)股价也纷纷降至上次欧元区金融危机期间的水平。截至1月底的6个月,欧洲银行股市值总计大举蒸发4000亿欧元,相当于希腊经济体量的两倍还多。  而对于美国市场,纵观2015全年,标准普尔500银行业指数在1月份和8月份的两次大幅下跌,几乎抹去了其全年收益。截至12月31日收盘,标普500银行业指数为234.24,较2015年初237.02下降2.78,本年度最低值210.55,出现于1月15日。  原油价格暴跌是全球银行业暴跌的重大诱因。从能源敞口来看,对欧洲那些风险敞口最大的银行来说,3%-10%的能源贷款将会占到银行有形资产账面价值的60%-160%。  对美国自身来说,能源垃圾债收益率创历史新高,1月披露四季报的华尔街大行们对能源行业的风险暴露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就连以稳健经营著称的富国银行都自爆持有近170亿美元的能源垃圾债敞口。  此外,央行政策也成为推动之一。美联储加息并未在美国银行收益中有所体现,但欧洲央行实施负利率最明显的特点就是逼出银行资金,造成市场整体流动性泛滥。银行被逼放贷是其一,其二是央行本身希望通过政策鼓励社会资本踊跃贷款消费或扩张企业活动。换句话说,各国央行调控真正想要惠及的是实体经济,银行则成为了夹在中间的尴尬角色。  外汇大宗收益缩水  除了宏观经济外,外汇和大宗市场的波动也促成银行业的窘境。  行业分析公司Coalition指出,去年,12家银行的外汇与大宗商品交易收入为699亿美元,远低于5年前1091亿美元的水平。  这12家银行包括:美银美林、巴克莱、法国巴黎银行、花旗、瑞信、德意志银行、高盛、摩根士丹利、汇丰、摩根大通、法兴和瑞银。  Coalition的报告显示,12家银行大宗商品交易收入下滑18%。这主要受到了金属和投资者业务放缓的影响。去年,商品交易收入从2014年的56亿美元下滑至46亿美元,创下10年新低。  受能源和金属价格下跌影响,追踪22种商品价格的彭博商品指数去年大跌,跌幅创7年之最。而由于监管不断加强, 摩根大通、德意志银行和巴克莱在过年三年已经缩减了商品交易部门的规模。  与此同时,外汇市场同时出现交易量减少和波动性提升的情况。自2010年以来,外汇领域从业人员减少了1 4以上。2014年,共有2300人在全球大行外汇部门前台工作,较四年前的水平下滑23%。  “2014年底是全球外汇活动的顶峰时期,日均成交触及6万亿美元。”路透援引一位欧洲国家的央行银行家称。在伦敦和纽约这两大全球外汇交易中心,日元、瑞郎和澳元的成交量过去一年都出现减少。  “根本不需担心”  对于银行业后市表现,悲观者认为,欧洲银行出现隐忧为2016年经济危机再添一笔。  但摩根大通基金全球策略师认为,金融危机不会发生,因为美国与欧洲的银行资本都非常好,根本不需担心。  2008年金融危机后,欧美银行业加强了资本充足率。美国银行业近年已大幅提升抗逆能力,2014年底普通股权资本达到1.1万亿美元,比2009年初高出近一倍;欧洲大行的一级资本比率普遍亦介乎11%至13%,全面高于10%的最低要求。  摩根欧洲策略股息基金经理人巴洛克表示,德意志和瑞士信贷等特定银行获利虽然缩减,不过欧洲银行业整体资本结构维持稳健,并且欧洲央行新公布的银行业调查,欧洲银行的贷款金额依然上升,预期部分银行的问题不会扩大为系统性风险。  所以,眼下欧洲银行业“体质”比较健康,还没有大幅动用到欧洲央行(ECB)的注资工具。根据高盛研究统计,欧洲银行业至目前为止仍甚少利用到LTRO(长期再融资操作)与MRO(主要再融资操作)等欧洲央行所提供的政策性工具。  而欧洲金融市场资金流动性指标亦并未出现警讯。即便2月初欧洲银行股与全球股市的波动度同步飙升,不过用以衡量流动性紧缩与否的Euribor OIS息差仍位处2008年金融风暴以来的相对低点,甚至低于去年11月时的水平,显示欧洲市场资金流动性并未明显受到近期全球金融市场震荡加剧的影响。  事实上,从资本适足率、压力测试经验来看,欧洲银行业具备充分资金因应短期波动,银行业对能源业的保险风险有机会逐步消化。此外,欧洲央行仍有相当充足的筹码做最后担保:从欧洲央行提供的报告显示,欧洲银行业现阶段可动用的注资额度高达5262.9亿欧元,针对美元的部分亦有充足的额度供欧洲银行业利用,因此即便欧洲银行业未来面临流动性不足的问题,最后仍将有欧洲央行的政策工具做担保,不至于产生系统性风险。  作者:张涵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