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之南】红河:你所不知道的柔软时光

  每至云南,必有收获。红河之行,眼界大开。弥勒的可邑小镇、东方韵、鲜花火锅;元阳的梯田,建水的米轨火车、文庙、朝阳楼、双龙桥、团山民居、朱家花园,石屏的郑营、豆腐、花腰女子舞龙;蒙自的米线,个旧的烧烤。仅仅一个州,看点如此多。历史,人文,建筑,风光。凡是来到这里,都能感受到这是一块博大而充满激情、深邃而富有魅力的神奇之地,让人流连忘返、欣悦沉迷。 石屏   【郑营】   郑营,位于红河州石屏县宝秀镇,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被誉为“云南第一村”。村内还保持着原有三街九巷的古老格局,呈东西走向的青石板路连接着几大主要的建筑。其中以陈氏宗祠、郑氏宗祠为代表,规模宏大、格局完整,雕梁画栋、描金绘彩,雕刻之繁复、细腻、精美,难以言表。      关于郑营的来历,还有一个故事。据说明朝初年,有位随入滇明军驻扎蒙自的浙江金华府浦江县人郑太武,后来在蒙自落籍。几十年后,郑太武的儿子郑从顺从蒙自迁移到石屏,见赤瑞湖南岸的普胜村依山傍水,既得湖水之利,又不会受湖水之害,且土壤肥沃,便举家定居普胜村。      不久人丁兴旺的郑从顺将普胜村改名为”郑营”。洪武中后期,朱元璋”移中土大姓以实云南”,于是又有数百万江南、中原的汉人迁移到云南。这一时期,郑氏一族定居的郑营又有武姓、陈姓、李姓、张姓等江浙皖籍汉人迁入,郑营也就变成了一个多姓汉人聚居的大村落了。      从前的郑营好似一个完整的小城,四周筑有围墙,东西南北各建有一道栅子门,西南向还建有二层楼的炮台。”城”中建有郑、陈、武等姓氏的宗祠。如今围墙不在了,炮台不在了,但宗祠犹在,呈东西走向的青石板路也还保留着,并在两头新修了古色古香的村门。      郑营内规模最宏伟的建筑是村西段的陈氏宗祠。宗祠建造于1925年,坐南朝北,通面阔23.8米,总进深52.1米,占地面积1240平方米。祠门为牌坊式,砖石结构,三开间、瓦顶、门框均以砖石拱券。文革期间,郑营的很多建筑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宗祠被一个机智的村民挂上了毛主席像,才免遭破坏。      郑氏宗祠在陈氏宗祠东面约百多米远的地方,这是一座建造于清末的三进大院。由于建造时间较早,大约又从来没有大修过,衰败之象已经很明显了,但仔细一看,也是雕梁画栋、描金绘彩的。特别是大门檐枋、正殿屋檐,雕刻之繁复、细腻、精美,又超过了陈氏宗祠。      郑营的民居建筑也很有特色,这些民居多为坐南朝北的大四合院,屋顶形式为硬山顶,屋脊笔直,左右山尖向上翘起,其左略高于右,这是”左青龙、右白虎”,青龙压白虎,不使白虎抬头的意思。郑营现存数十幢建筑精美、保护完好的古旧民居中,位于郑营村中心区的原陈载东的住宅是比较突出的一座。             …

【芬兰冬天8】漫长极夜,我躲进阿黛浓美术馆看艺术

“巴黎的波西米亚生活”。原来美术馆外面巨大的裸女画像,就是这个意大利画家和雕塑家AmedeoModigliani(1884-1920)的作品之一。他的作品回顾展正在馆内展出。共有83幅Modigliani创作的画,雕塑及纸质作品。他的作品以人物的半身像为主打,在他画笔下的人物大都长着杏仁形的眼睛,长而弯曲的脖子和手,极具个人辨识度。 位于中央车站前广场南侧的国家美术馆(阿黛浓美术馆 )完成于1887年,光是TheodorHoijer所设计的恢宏的外观就相当惹眼。走进馆内,看到这么多丰富的芬兰现代艺术及芬兰代表性画家的作品,更是庆幸来对了地方。走累了又不想出去,那就在顶层的咖啡馆休息一下,接着再看。冬天真的是逛美术馆的最好时光。            

穿越大宋去过年,开封大宋年文化节

  据说,这个年在一个地方能够穿越去大宋,而这个地方,就是如今的开封。   2017年新春伊始,一个月的时间里,这里开封将融合大宋文化,把现代生活和艺术相结合,充分挖掘大宋年文化的内涵,真正打造一份来自遥远的大宋朝“年味”。   虽然历经了数千年的流转,在这里依旧是代表了大宋文化的传统和根源,也只有在这里能够真正的感受大宋年文化节的气氛,结合流传千年的花灯,让现代的开封城,将会变得美轮美奂,日夜畅享美景。   龙亭公园早已经做好了准备,纷纷把自己最美的风姿展示了出来,这灯将会持续的点亮,犹如在黑暗中的指引,恰似来自大宋朝时代最辉煌时刻的亮点。   灯谜、元宵、擂鼓迎新春,各类演艺、互动活动,此刻已经在龙亭公园不绝于耳,当然整个开封城可并仅仅只是唯独这里才有,春节期间,璀璨夺目的大宋上元灯会已经吸引了来自各地游客。   而这点人气爆棚的感觉仅仅只是前奏,相信随着除夕之夜来临,这里将会更加的热闹非凡,璀璨花灯将会把整个开封城装点,让原本就具有大宋古老而悠远风格的古城,变得韵味特色十足,必然会引来无数人的喝彩,而过年,不仅仅只是为了游玩,也还有更深刻而富有意义的体会。   花灯令人痴迷,造型各异,又富有艺术感,众多的数量、高雅的格调,新颖的形式,让这份来自大宋的新年礼物恍惚间以为真的是穿越了,难道是真的穿越来到大宋朝过新年吗?或许是真的穿越了,也或者原本就是如此。   令人痴迷而不能忘怀的传统年味,在这里被不断的挖掘呈现,当人人都在说着年味儿减少了的时候,来自古城开封的年味打开了传统之门,让人们无不感叹,原来这份来自传统概念中的年味居然如此令人回味、难忘。   2017年,穿越大宋去过年,大宋年文化节里,整个开封城开始回归过去,将那些最传统、经典的曲目呈现,美丽韵味的舞蹈节目,各类传统美食,现代全新的画灯笼,抢红包似乎都不落下,让人早已迫不及待。   等不及穿越,就想立刻去2017年的开封,体验大宋年味,感受文化节带来的浓浓传统味道。      

人物 他俩徒步7500多公里捡垃圾,不乱扔垃圾这点小事这么难吗?

       同样是用双脚丈量大地, 这两个年轻的帅小伙, 却像抬轿般一前一后 抬着一个破烂不堪的床垫, 走过山路,穿越原始森林, 还不忘拍张照发上ins。 他们这是要扎营吗? 这床垫也太脏了吧! 床垫还不算啥, 他俩看到一个淘气的塑料袋 滑落到陡坡边沿的草丛里, 不顾下面的万丈深渊, 小心翼翼的手拉着手,将它给勾上来: “哥们,抓紧了呀, 不然我们都会掉下去, 为捡垃圾光荣牺牲的。” 三四十度的高温, …

那一天,在阳澄湖畔重元寺带发修行

  阳澄湖畔有一座重元寺。   重元寺最初名为重玄寺,始建于梁武帝天监二年(公元503年),与寒山寺等处于同时代。清代时因避康熙帝玄烨之讳,改“玄”为“元”,重元寺名就一直沿用至今。重元寺在文革中完全损毁。2003年11月经江苏省人民政府批准恢复重建重元寺。   新建的重元寺就位于苏州工业园区唯亭镇阳澄半岛莲花路。因为是新建的,占地面积和规模很大,风景也非常棒。   重元寺于2007年建成,但一直在扩建中,2016年初去时就在建造,今年再去仍有不少庙堂还在建造。   与同属苏州的寒山寺相比,重元寺虽不如寒山寺般令人名闻遐迩,却也极具特色。重元寺拥有全国十最,分别为:   一、国内最高的水上观音阁�� 46米   二、国内最高的室内观音像�� 33米   三、国内最重的室内观音像��青铜88吨   四、唐朝第一声第一律梵音大钟��高 2.19米   五、最重的青铜大钟��重达10吨   六、国内最大的铜腔皮革鼓��直径 2.19米   七、国内最生动最圆满的海岛观音雕塑群   八、国内最高的大雄宝殿�� 38米   九、国内最大的大雄宝殿�� 2100平方米 …

富商耗重金建美丽绝伦花园却落得穷困客死异乡下场

      天还没亮就带着?胧的睡眼游览了建水古镇的朱家花园,对于建水这个地方的陌生不仅仅是单纯的不了解,而是闻所未闻。云南每回带给我的印象都是截然不同的。据说,建水就是古代的临安所在,这个小县满街的古建筑朴实得如同古装剧内的场景,行走在石板路上,每一步都是前人足迹,这里实在不适合走马观花,太多太多的历史值得咀嚼,太多太多的前尘逸事能深刻感知。   我们到达朱家花园时,天还没全亮,当时大家都挺郁闷游花园为什么要起个大早,可是当进入这座如红楼梦内的大观园般诺大庭院时,一下子代入其中,清晨的安静让原本幽雅的庭院更显清雅,层出迭进的院子错落有致却井然有序,小姐绣楼虽然倩影无踪,却余香犹存。整座大宅的建筑考究得让人震撼,不亲临其境难以相信这样的古代豪宅竟出现在云南边陲之地   追溯起这大宅子的家族起源可到明代,朱家先祖从湖南麻阳迁徙到云南建水,定居于西庄坝西高伍,于明末清初又移居到白家营村,并诞下两儿子分别名为子卿,永祜,数代一直以经营茶叶丝绸的小本生意为生。   就在朱永祜出生不久,朱父在“流寇之难”中去世,自此留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所幸朱永祜为人恭廉孝敬,又诚实谦和,因此虽家境清贫倒也安逸。到了朱永祜儿子朱广福一代,举家又迁到建水老马坊村,并开始盖房置业,家道中兴,朱广福更涉足锡矿业,购买矿山,兴建厂房成了滇南的锡矿业东家。   朱永福出世后,其子孙朱成章、朱成藻兄弟(朱广福之子)及子侄朱朝琛、朱朝瑛、朱朝琼、朱朝瑾等两代人先后进入仕途,涉足官场,自此家业更兴旺,家族业务更开始走向国际,开设商贸进出口公司,贩卖锡锭和云南特产。光绪年间朱家已是滇南富绅,除了蒙自的总公司外,同时在香港,昆明,建水,河内设立了分公司,家道进入了全盛时期。   而朱家花园就于此时开始兴建,当时的朱家最不乏就是财力,可因为园子规模大,设计也复杂,因此迟迟未能完工,就在建到一半时,朱朝瑛因涉及个旧起义被迫逃亡海外,直到宣统年间才重返故里,朱家花园才又重新修建。   可这座美丽的园子并没能给将朱家的荣耀保留下来,仅在朱朝瑛的政治生涯中就曾被抄家数次,最后也随着朱朝瑛的政治生涯惨败而易主,但却见证了朱家的百年荣耀,几许浮沉,从农家到富贾最后家道中落,从辉煌到陨落仿佛一帘幽梦,曾经咤叱风云的朱朝瑛最后落得客死他乡的悲惨收场。   朱家花园在几经易主后,虽然很多地方已遭到破坏,但建筑主体仍然完好,经修复好重现当初的辉煌,而这个大家族的荣耀兴衰早已经被拍成电视剧集流传于世。   当旭日徐徐升起,光影透窗入堂,阳光的温暖仿佛融化了这百年老宅的冷清,修复后的大宅镂金彩绘,染翰流丹如同全盛的往昔,除却只缺了少爷折扇摇,小姐步摇声。替之是骆驿不绝来自各方的游客如我们般,惊叹着惋惜着这曾尊荣一方的大家族淹没在历史更替的洪流中。   庭院深深深几许,感叹蓄芳阁内的闺秀们精致却又郁闷的一生,锦衣玉食能否弥补狭隘的人生也未可知,与此相比,更享受世界的广袤,尽管露宿风餐,面迎骤雨狂风,能仰望星辰伴月悬空,能穿越高山河流,能蜗居简舍,能享受星级酒店奢华,那才是人生。